用户: 密码: 验码:      
  ChenDuxiu.Net 当前在线14
注册、发文请设置浏览器兼容。   
  纪念新文化运动100周年  研究动态  陈研通讯  独秀生平  独秀文章  独秀墓园  故乡人文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研究动态>>研究文章
  共有 6016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论陈独秀晚年的社会主义观

  发表日期:2008年6月18日      作者:郭德宏     【编辑录入:teng

 

    陈独秀晚年是否还坚持社会主义?如坚持社会主义,他坚持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社会主义?应该如何实现社会主义和建设社会主义?对于这些问题,学术界一直存在不同的认识。下面,就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陈独秀晚年是否还坚持社会主义?
    早在1915年,陈独秀就开始宣传社会主义思想。后来转变为马克思主义者以后,更广泛地宣传社会主义,并从1920年开始,积极参加了关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论争。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他又领导中国共产党为实现社会主义进行了不懈的奋斗。那么,到了晚年,他是否还坚持社会主义呢?
    1933年4月20日,陈独秀在《辩诉状》中反驳国民党加在他身上的罪名时,曾公开申明:"共产党之终极目的,自然是实现无剥削无阶级人人'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自由社会。即是:一切生产工具收归社会公有,由社会公共机关,依民众之需要计生产消费之均衡,实行有计划的生产与分配,使社会的物质生产力较今日财产私有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社会有高度发展,使社会物质力量日渐达到足够各取所需的程度。所以共产主义,在经济学上是一种比资本主义更高度发展的生产制,犹之资本主义较高于封建生产制也。此决非世俗所认为简单的各个穷人夺取各个富人财产之意义。此种生产制,决非我等之空想。经济落后的俄国,已有初步尝试;而获得初步成功。全世界所有资本主义生产制的国家无不陷于经济恐慌的深渊,独苏联日即繁荣。此新的生产制之明效大验,众人之所周知也。" 这充分说明,他直到这时仍然认为社会主义是比资本主义优越的制度,俄国的社会主义已经取得初步成功。
1937年8月出狱以后,陈独秀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的主张。1938年他在重庆民生公司所作的关于《资本主义在中国》的讲演中,仍然认为社会主义是"比资本主义生产制有更高度的发展"的制度,它"能以清除资本主义的罪恶",所以我们仍然"相信"社会主义。 在他这年8月24日写的《我们不要害怕资本主义》一文中,他再次指出:"社会主义对于生产力之增高好人类幸福,都好过资本主义制",它的提出是为了"修改"资本主义制的缺点。
    直到逝世的前几年,陈独秀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例如1940年9月他在《给西流的信》中说:"科学,近代民主制,社会主义,乃是近代人类社会三大天才的发明,至可宝贵。" 1942年5月13日,即在他逝世前14天,他在谈到被压迫民族之前途时还说:"我认为在资本帝国主义的现世界,任何较弱小的民族,若企图关起门来,靠自己一个民族的力量,排除一切帝国主义之侵入,以实现这种孤立的民族政策,是没有前途的,它的唯一前途,只是和全世界被压迫的劳动者,被压迫的落后民族结合在一起,推翻一切帝国主义,以分工互助的国际社会主义世界,代替商品买卖的国际资本主义旧世界,民族问题便自然解决了。" 这就是说,只有全世界被压迫的劳动者、被压迫的落后民族结合在一起,实现社会主义制度,民族问题才能解决。
    从上面的论述可以看出,陈独秀直到他的晚年,仍然是一直信仰社会主义、主张实行社会主义的,并不是像有的学者所说,他晚年已经放弃了社会主义,否定了社会主义。

    二、陈独秀晚年坚持什么样的社会主义?
    晚年的陈独秀曾反复批判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主张"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1938年他在重庆民生公司的讲演中曾说:"我们所相信的社会主义,乃是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它的特质是废除私有及生产集中,和固执私有及均产的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大不相同" 。这年8月24日他在《我们不要害怕资本主义》一文中又指出:19世纪上半期,因为资本主义的罪恶日渐暴露出来,"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各派别,乃如雨后春笋普遍的发达起来,特别在法国,主要的,如圣西门派、傅利耶派、路吕伯朗派、浦鲁东派、卡白派、勃兰克派,一时风靡了欧洲。这些派别,痛恨资本主义是一致的,他们当中,除了勃兰克派和以前的巴比夫一样主张由少数革命家的秘密组织武装组暴动,夺取政权外,其余都是和平宣传者,希望统治者或慈善的资本家,接受他们的主义主张,和平的走到社会主义,反对革命斗争,甚至反对工人运动。他们除了做了十九世纪后半期科学的社会主义先驱外,自然不能有所成就。""现在的中国,也有许多青年人模模糊糊的反对资本主义,爱好社会主义,这可以说是一种进步。但我们必须向他们指出不根据经济发展,不根据政治斗争,只满怀着厌恶资本主义感情的小资产阶级空想的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科学的社会主义之区。"由此可见,陈独秀晚年坚持的仍然是科学社会主义。
    那么,陈独秀晚年坚持的"科学社会主义"是一种什么样的社会主义呢?和传统的"科学社会主义"有什么不同呢?从他的论述看,这种"科学社会主义"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社会主义必须在经济上 "使社会的生产力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1938年8月,他在《我们不要怕资本主义》一文中说:"废除束缚生产力的财产私有制,以国家计划的生产代替私人自由竞争,使社会的生产力有更进一步的发展,这便是社会主义制的根本意义,至于生产集中和技术增高,社会主义的这些要求,和资本主义相同的。"除"生产力之增高"外,对于"人类幸福",也必须好过资本主义。 这就是说,社会主义要比资本主义在生产力方面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以实现人类的幸福。在这个方面,他和马克思、恩格斯等经典作家的论述没有什么不同。
    第二个方面,社会主义必须在政治上实行无产阶级民主制,即民主主义,没有民主制就"决不能创造甚么社会主义" 。这时陈独秀晚年论述的重点,也是他社会主义观中最有价值、最有创造性的部分。
    早在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中,陈独秀就高举起民主与科学两面大旗,开始了民主的启蒙。他在领导建立中国共产党,担任中国共产党的主要领袖以后,一直坚持党内的民主制度。过去批判他实行"家长制",缺乏民主,有欠公平。当时有的人之所以有那种感觉,我认为主要是他在共产国际的压力下,不得不压制一些不同的意见,努力贯彻共产国际的意旨,从而使人感到好像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实际上,他不过是在替共产国际背黑锅。另外,他的年龄比较大,与党内的其他大多数领导人相比,他是"老头子";他是新文化运动的发起人,五四运动和中国共产党的主要领导人,威望远远高于党内的其他大多数领导人,其他人不容易与他开展平等的讨论,也是一个原因。但在他主政的六年中,中国共产党内并没有形成一个人说了算的"家长制",也没有发生过后来那种残酷的党内斗争。平心而论,他担任主要领袖的六年,是中国共产党内民主制度实行得最好的时期之一。
    陈独秀不再担任中国共产党的主要领袖以后,那种高度集中甚至专制的领导体制,伴随着"左"倾错误的发展逐渐在党内形成。他从根本上反对这样一种领导制度,力图维护党内的民主制。1929年8月5日他在《关于中国革命问题致中共中央信》中明确提出:"德谟克拉西,是各阶级为求得多数意见之一致以发展其整个的阶级力所必需之工具;他是无产阶级民主集权制之一原素,没有了他,在党内党外都只是集权而非民主,即是变成了民主集权制之反面官僚集权制。在官僚集权制之下,蒙蔽,庇护,腐败,堕落,营私舞弊,粉饰太平,萎靡不振,都是相因而至的必然现象。""现在中央政策,竟在反对'极端民主化'的名义之下,把党内必需的最小限度德谟克拉西也根本取消了" 。
    1932年10月,陈独秀被国民党逮捕。在狱中,他开始了对民主制度的进一步思索。晚年寓居四川以后,他仍在继续思考这个问题,终于在1940年发表了他经过多年深思熟虑的观点。他在这年11月28日写的《我的根本意见》中说:"政治上民主主义和经济上的社会主义,是相成而非相反的东西。民主主义并非和资本主义及资产阶级是不可分离的。无产政党若因反对资产阶级及资本主义,遂并民主主义而亦反对之,即令各国所谓'无产阶级革命'出现了,而没有民主制做官僚制之消毒素,也只是世界上出现了一些史大林式的官僚政权,残暴、贪污、虚伪、欺骗、腐化、堕落,决不能创造甚么社会主义,所谓'无产阶级独裁',根本没有这样东西,即党的独裁,结果也只能是领袖独裁。任何独裁都和残暴、蒙蔽、欺骗、贪污、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离的。"
    为了说明建立无产阶级民主制的极端必要性,陈独秀肯定了列宁关于"民主是对于官僚制的抗毒素"的观点,并几次加以引用。1940年9月他在《给西流的信》中说:"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有国有大工业、军队、警察、法院、苏维埃选举法,这些利器在手,足够镇压资产阶级的反革命,用不着拿独裁来代替民主。独裁制如一把利刃,今天用之杀别人,明天便会用之杀自己。列宁当时也曾经警觉到'民主是对于官僚制的抗毒素',而亦未曾认真采用民主制,如取消秘密政治警察,容许反对党派公开存在,思想、出版、罢工、选举自由等。LT直至独裁这把利刃伤害到他自己,才想到党、工会,和各级苏维埃要民主,要选举自由,然而太晚了!其余一班无知的布尔什维克党人,更加把独裁制抬到天上,把民主骂得比狗屎不如,这种荒谬的观点,随着十月革命的权威,征服了全世界。"
    正因为民主是社会主义的根本特征,"是对于官僚制的抗毒素",所以陈独秀认为没有建立或丧失了民主制的国家,例如斯大林统治的俄国,就已经不是社会主义,而是独裁制、法西斯制。他认为,不是斯大林的独裁导致了苏联的独裁,而是因为有了苏联的独裁制,才产生了斯大林的独裁。在1940年9月写给西流的信中,他尖锐地指出:"如果说史大林的罪恶与无产阶级独裁制无关,即是说史大林的罪恶非由于十月以来苏联制度之违反了民主制之基本内容(这些违反民主的制度,都非创自史大林),而是由于史大林的个人心术特别坏,这完全是唯心派的见解。史大林的一切罪恶,乃是无级独裁制之逻辑的发达,试问史大林一切罪恶,那一样不是凭藉着苏联自十月以来秘密的政治警察大权,党外无党,党内无派,不容许思想、出版、罢工、选举之自由,这一大串反民主的独裁制而发生的呢?若不恢复这些民主制,继史大林而起的,谁也不免是一个'专制魔王',所以把苏联的一切坏事,都归罪于史大林,而不推源于苏联独裁制之不良,仿佛只要去掉史大林,苏联样样都是好的,这种迷信个人轻视制度的偏见,公平的政治家是不应该有的。苏联二十年的经验,尤其是后十年的苦经验,应该使我们反省。我们若不从制度上寻出缺点,得到教训,只是闭起眼睛反对史大林,将永远没有觉悟,一个史大林倒了,会有无数史大林在俄国及别国产生出来。在十月后的苏俄,明明是独裁制产生了史大林,而不是有了史大林才产生独裁制,如果认为资产阶级民主制已至其社会动力已经耗竭之时,不必为民主斗争,即等于说无产阶级政权不需要民主,这一观点将误尽天下后世!"  在1940年11月28日写的《我的根本意见》中,陈独秀又说:"应该毫无成见的领悟苏俄廿余年来的教训,科学的而非宗教的重新估计布尔雪维克的理论及其领导袖之价值,不能一切归罪于史大林,例如无产阶级政权之下民主制的问题。" 这种从制度上寻找原因,重视制度建设的意见,完全是唯物主义的观点,而且比邓小平提出重视制度建设要早近40年,因而显得弥足珍贵。
    为了说明什么是无产阶级的民主主义,陈独秀深入分析了民主的含义,提出了他独到的观点。在1933年6月15日的 《上诉状》中,他就曾提出:"民主之定义,即为由大多数人民管理即统治国家。" 1940年9月他在《给西流的信》中进一步指出:"民主不仅仅是一个抽象名词,有它的具体内容";"民主是自从古代希腊罗马以至今天、明天、后天,每个时代被压迫的大众反抗少数特权阶层的旗帜,并非仅仅是某一特殊时代历史现象,并非仅仅是过了时的一定时代中资产阶级统治形式";"近代民主制的内容,比希腊、罗马要丰富得多,实施的范围也广大得多,因为近代是资产阶级当权时代,我们便称之为资产阶级的民主制,其实此制不尽为资产阶级所欢迎,而是几千万民众流血斗争了五六百年才实现的。" 。关于民主之基本内容,他认为包括"法院外无捕人杀人权,政府反对党派公开存在,思想、出版、罢工、选举之自由权利等" 。这就是说,民主并非是资本主义社会所特有的;它不是一个抽象名词,而是有它的具体内容。如果不具备以上所说的那些具体内容,就没有民主,就不是民主制。
    在阐明民主含义的基础上,陈独秀进一步分析了无产阶级民主和资产阶级民主的联系与区别。长期以来,中国共产党一直把无产阶级民主和资产阶级民主完全对立起来,认为要实行无产阶级民主,就必须彻底打碎资产阶级民主。陈独秀则认为,资产阶级的民主和无产阶级的民主,是有继承性的,"其内容大致相同,只是实施的范围有广狭而已"。"如果说无(产阶)级民主与资(产阶)级民主不同,那便是完全不了解民主之基本内容……,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是一样的。"  "'无产阶级民主'不是一个空洞名词,其具体内容也和资产阶级民主同样要求一切公民都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之自由。特别重要的是反对党派之自由,没有这些,议会或苏维埃同样一文不值。" "不幸十月以来,轻率的把民主制和资产阶级统治一同推翻,以独裁代替了民主,民主的基本内容被推翻,所谓'无产阶级民主''大众民主',只是一些无实际内容的空洞名词,一种抵制资产阶级民主的门面语而已" 。例如俄德意等国苏维埃或国会选举均由政府党指定;开会时只有举手,没有争辩;秘密政治警察可以任意捕人杀人;一国一党不容许别党存在;思想、言论、出版绝对不自由;绝对不许罢工,罢工即是犯罪,所以它并不是无产阶级民主制,只是一种"法西斯制" 。
    关于民主制和议会制的关系,陈独秀也明确指出:"民主之内容固然包含议会制度,而议会制度并不等于民主之全内容,许多年来,许多人,把民主和议会制度当做一件东西,排斥议会制度,同时便排斥民主,这正是苏俄堕落之最大原因;议会制度会成为过去,会成为历史残影,民主则不然也,苏维埃制若没有民主内容,仍旧是一种形式民主的代议制,甚至像俄国的苏维埃,比资产阶级的形式民主议会还不如" 。这就是说,无产阶级民主制并不等于议会制,它的内容要比议会制广泛得多。
    从上面的论述可以看出,陈独秀晚年在深刻总结苏联教训的基础上,对无产阶级民主制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和总结,把民主的含义,无产阶级民主和资产阶级的民主的区别,社会主义必须建立无产阶级民主制,实行民主主义等一系列根本问题,都阐述清楚了。这是他多年深思的结晶,是他晚年思想中最闪光的内容。他在当时提出来,确实有振聋发聩的作用。

     三、陈独秀晚年认为应该怎样实现和建设社会主义?
    陈独秀认为,社会主义的实现一般有循序进化和跳跃进化两条道路,但不管是循序进化还是跳跃进化,当时的中国都不具备条件。1938年他在重庆民生公司的讲演中,在回答"资本主义制度既然含有缺点与罪恶,我们何不取法乎上,再大大的跳跃一下,采用生产力更高的社会主义呢?"的问题时说:"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若走循序进化的路,必须以内部经济的政治的成熟为条件,若走跳跃进化的路,则必须以外部的影响(刺激与援助)及内部政治的成熟为条件",但"社会主义在中国之经济的成熟,自然是无稽之谈;有相当力量的工业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只有在工业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才能够生长起来,没有相当力量的工业无产阶级及其政党,自然谈不上政治的成熟;外部的影响,目前还在等待时期,而我们的经济建设却不能等待。"因此,"中国目前的问题,不是什么'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而是'本国的资本主义,或外国资本主义的殖民地?'" 。8月24日他在《我们不要害怕资本主义》一文中,在回答"社会主义对于生产力之增高和人类幸福,都好过资本主义制,为取法乎上计,我们为什么不应该采用社会主义制来发展工业?" 的问题时再次指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由于社会发展的条件使然","资本主义绝不能因为人们厌恶它而不来,社会主义也不能因为人们爱好它而来。这是由于社会经济发展的条件而决定的,人们的努力,只能使可来者快点来而已" 。
    那么,怎么才能为实现社会主义准备条件呢?陈独秀认为,在当时的条件下,就是采用资本主义的办法,尽快地发展生产力。1938年8月24日,他专门写了一篇《我们不要害怕资本主义》的文章,说明利用资本主义发展生产力的必要性。他在文章的最后提出:"我们不要学唯名主义者,一听到社会主义便肃然起敬,一听资本主义便畏之如蛇蜴,厌之如粪蛆,如果人们不敢断言中国此时可以采用社会主义制发展工业,这必须毅然决然采用资本主义制来发展工业,只有工业发展,才能够清除旧社会的落后性,才能开辟新社会的道路。""我们不像一班迂腐的先生们,认为中国的资本主义仍要走欧美循序进化的旧路,发展到尽头,我们只认为资本主义是中国经济发展必经的过程,要来的东西让它快点来,不要害怕它,老成谋国者,要'负责任,说老实话',不好有丝毫虚矫之气!"
    等实行社会主义的条件具备以后,中国应该怎么建设社会主义呢?对于这个问题,陈独秀论述得不多。只是在有关文章中谈到,在经济上,要"废除束缚生产力的财产私有制,以国家计划的生产代替私人自由竞争",并"增高"技术。 这说明,陈独秀是主张实行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在政治上,则应实行 "大众民主"。1940年9月他在《给西流的信》中说:"我认为非大众政权固然不能实现大众民主,如果不实现大众民主,则所谓大众政权或无级独裁,必然流为史大林式的极少数人的格柏乌政制,这是事势所必然,并非史大林个人的心术特别坏些。""我认为以大众民主代替资产阶级的民主是进步的;以德俄的独裁代替英法美的民主,是退步的。直接或间接有意或无意的助成这一退步的人们,都是反动的,不管他口中说得如何左。"
    在1920年前后关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论争中,陈独秀曾批评张东荪、梁启超关于中国当时尚不能实行社会主义的观点。到了晚年,却陈独秀改变了自己的看法,事实上同意了张东荪、梁启超当年的观点,认为在经济、文化极其落后的中国,是不能急于实行社会主义的。对于他的这种思想转变,我认为是他经过了多年的挫折之后,了解了中国的国情的缘故。因而,对于他的这种思想转变是应该肯定的,不能因为他认为当时中国还不能实行社会主义,就认为他晚年否定了社会主义。

    四、陈独秀晚年社会主义观的缺陷
    从上面的内容可以看出,陈独秀晚年在社会主义问题上提出的很多观点,是非常精辟的。但是,他晚年的社会主义观也存在明显的缺陷。例如,他曾批评"力争非资本主义前途"的说法,认为"现代的经济制度只有两个:一是资本主义制度,一是社会生义制度,没有第三个";"只要不废除财产私有,都不能走出资本主义的范畴。因为私有财产制是资本主义之骨干,它之存在与否是资本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分水岭"。"如果有人新发明一种制度,既非资本主义,又非社会主义,那么我便要请问他:在这一种新的经济制度,财产私有制是否存在?这一种新经济制度的生产和分配方法,究竟和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有什么根本的不同?" 这种看法,事实上仍然囿于传统的观点,太绝对了。
    "力争非资本主义前途"是列宁最早提出来的。它对于"非资本主义前途"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前途虽然说得不够明确,但指出了一个新的方向。即东方殖民地国家的无产阶级在和资产阶级一起进行的民族解放战争及反封建斗争中,应该力争把斗争引导到有利于无产阶级方面,而不实行资本主义制度。毛泽东等中国共产党人正是在这个口号的启发下,在实践斗争中创造出了新民主主义理论,领导抗日根据地、解放区人民建立了新民主主义社会。这种社会,既不是资本主义的,也不是社会主义的,而是介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的一种新型的社会形态,从而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过渡到社会主义找到了一条新的道路。可是陈独秀仍然囿于传统的观点,认为现代的社会制度不是资本主义,就是社会主义,没有看到在中国建立新民主主义社会的可能性。在这一点上,陈独秀不如毛泽东等人。
    陈独秀对于其他一些问题,考虑得也不是很全面、很深入。例如他把斯大林与希特勒完全等同起来,把苏联的社会主义与希特勒的法西斯制完全等同起来,就不一定妥当。又例如他提出了建立"大众民主"的问题,但对于如何建立"大众民主",则没有加以进一步论述。
    尽管陈独秀晚年的社会主义观中存在这样那样的缺陷和不足,但他当时提出的很多观点,特别是关于社会主义必须建立无产阶级民主制,实行民主主义的观点,是很有启发性的,值得我们永远珍惜。
                                                                             2008年5月24日草
                                                                             2008年6月16日修改
                                                                 (作者为中共中央党校教授、中国现代史学会会长)

 


上一篇:从民族主义到自由主义
下一篇:陈独秀对社会主义与民族解放问题的见解——读陈独秀的《被压迫民族之前途》有感

 相关专题:

·2008陈独秀社会主义思想学…

·2008陈独秀社会主义思想学…
 
  热门文章:
 · 历史的反思——陈独秀研究剪[90269]
 · 独立高楼风满袖[81995]
 · 立志报国,投身革命[75969]
 · 金粉泪五十六首手迹[75158]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4 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顾问:任建树 沈寂 程继兵 徐晓春 张皖宿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蒋正涛

陈独秀研究 投稿信箱:shanghaipet@qq.com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发文管理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安庆市石化第一中学

皖ICP备11019635号-3 给我留言 捐助网站

| 网站地图 |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 帮助中心 | 图片新闻 |

xml聚合新闻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