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验码:      
  ChenDuxiu.Net 当前在线16
注册、发文请设置浏览器兼容。   
  纪念新文化运动100周年  研究动态  陈研通讯  独秀生平  独秀文章  独秀墓园  故乡人文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研究动态>>研究文章
  共有 581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金粉泪》:从“不祥之音”到“国家一级文物”——陈独秀手迹存毁录(2)

  发表日期:2019年1月21日   出处:《江上几峰青:寻找手迹中的陈独秀》    作者:石钟扬     【编辑录入:多声

陈独秀与上海亚东图书馆(实为出版社)的主人汪孟邹(1878—1953)及其侄汪原放(1897—1980)可谓“生死之交情”。亚东图书馆从创办到发展,都融入了独秀智慧与独秀精神, 亚东图书馆的版税与资助也成了陈独秀流寓生活的重要经济支柱。

陈独秀与汪氏叔侄多有文墨之交。亚东图书馆的前身芜湖科学图书社的客厅,就挂着陈写的对子:

推倒一时豪杰,

扩拓万古心胸。

此既为独秀夫子自道,也是为科学图书社→亚东图书馆标识大方向大境界。

陈独秀题科学图书社联(石钟扬书)

陈独秀在南京狱中致汪原放的信就有四十二封(从1933年6 月到1935年3月)。1937年6月 29日夜汪到南京监狱向陈求字。他当时没有响应,后来给汪写了两幅,托人带到上海。陈于狱中致汪的信多用化名,而给汪的书法作品竟署上真名,让汪惊讶。那两幅书法作品一写的是《古诗十九首》中“冉冉孤生竹”那首,另张小屏则写的是:“天才贡献于社会者甚大,而社会每迫害天才。成功愈缓愈少者,天才愈大;此人类进步之所以为蚁行而非龙飞。”落款:“独秀书于金陵”。

1936年(或 1937年)汪孟邹从南京狱中带出陈独秀所书绝妙好词《金粉泪》五十六首。汪孟邹 1953 年上交《金粉泪》时有一封短信,简单地交代了获得《金粉泪》的经过。他深知这个册页“十分难得”,如今上交,仍希望有关部门“给一收条”,不忍心让它失落。时间为“1953年2月11日”即1952年12月22日中共全国性“肃托”运动不久,亚东图书馆是从1952年12月22日夜开始接受军管会检查的,因而汪在短信中违心地称陈为“托匪”。而当时的军管会似乎并未没收《金粉泪》手稿,直到1959年才由汪原放交给了上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

汪孟邹上交《金粉泪》时写的字据(1953 年2 月11 日)

《金粉泪》入馆虽免毁灭之灾,却命运不佳。革命纪念馆藏品分为两类: 一是革命文物;二是参考品,即价值不大或反动者的物品。《金粉泪》即作为参考品被打入冷宫。

“文革”结束后,一大纪念馆负责人任武雄,将《金粉泪》影印本交给了上海人民出版社的《党史资料丛刊》。《党史资料丛刊》编辑部请华东师大陈旭麓对《金粉泪》作了诠释,并上报有关部门“审批”以期发表。事隔半年多,得到的口信是:地方出版社无权发表。于是丛刊主编郝盛潮写信给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廖盖隆。廖则将之在其分管的《中共党史资料》(1983/4)上公开发表。上海的《党史资料丛刊》闻风而动,则将《金粉泪》连同全诗墨迹一起发表。不料闯下大祸。

1984年3月19日,中宣部为此发布《关于严肃注意防止不适当地宣传陈独秀的通知》。这有悖逻辑连标题都不通的“通知”让廖盖隆挨了批评、郝盛潮受了训斥、任武雄被免职……

直到20世纪末,曾被打入冷宫视为“不祥之音”的《金粉泪》,终被评为“国家一级文物”。

致杨朋升四十封信:由罪证到入藏国家档案馆

陈独秀致杨朋升的四十封信,是作为杨的罪行档案保存下来的。

杨朋升(1900—1968年),四川渠县人。其小陈独秀21岁,1916—1919年在北京读书,受新文化运动滋润而崇拜陈独秀。

1937年9月,陈独秀从南京到达武汉,杨时任武汉警备司令部少将参谋,二人此际相识而成忘年交。1938年8月陈独秀流亡江津时,杨在成都任川康绥靖公署少将参谋,与陈讯问更密。从1939年5月到1942年4月5日,陈独秀致杨信四十封。从陈信知杨三次接济陈共2300元,转交他人赠款三次计2200元,以解陈之困厄。不料此善举后来竟成杨的罪过!

陈独秀寄杨鹏升信之信封(1942年1月9日)

杨于一·二八淞沪战役,以88师副师长身份率部英勇抗日;1949年12月随邓锡侯等率部起义。前者说明他爱国,后者说明他“弃暗投明”。1949年后一度被聘为西南美专教授、成都市政协委员。1954年却以“历史反革命”罪被捕,判有期徒刑二十年,而陈独秀的四十封信竟成了他的罪证。在渠县展出,差点被毁。四川省档案馆得知而收存,1980年7月移交中央档案馆。

杨1959年9月20日有“亲笔交代”,被迫称陈为“叛逆”,并给戴上时尚的帽子:修正主义,将他们当年的交谊说成是“勾结”。

杨朋升1968年病逝于渠县狱中,1983年2月平反。

陈独秀手迹现存与应存的可能

陈独秀手迹或藏之名人档案、或名人之后、或国家或地方档案馆(或博物馆)或出版社仓库……

现已知胡适、蔡元培、魏建功、台静农、苏曼殊、方孝博、罗家伦、陈钟(中)凡、郑学稼、刘海粟、葛康俞等人档案或后人手中;国家档案馆、中央党史研究室、上海档案馆、上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安徽博物馆、国家图书馆、安庆图书馆、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北大档案馆、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台湾中央研究院、台湾大学图书馆、商务印书馆、南京大学中文系等单位藏有陈独秀手迹。

而章士钊、李大钊、沈尹默、钱玄同、汪原放、周作人、刘半农、邓以蛰、傅斯年等人档案或家人……俄罗斯(苏联)国家档案馆(博物馆)、日本国家档案馆等个人与团体应藏有陈独秀手迹,而迄今尚无相关信息。

从何之瑜的搜集到方继孝的收藏

何之瑜俨然“陈独秀遗嘱的执行人”,为陈独秀遗著的搜集、整理、出版事宜不遗余力。到1948年4月“商务出版仲甫先生的遗著,早有大部分排好了”,只等胡适的总序来到,“就马上出版!”《陈独秀丛著》中有大量手稿,何都交商务印书馆。后因内战与大陆易帜,《陈独秀丛著》未得在商务印书馆出版。不管从何角度看,商务印书馆理当对陈独秀遗稿妥为保存。而实际命运如何则不详。

不幸中的万幸,《甲戌随笔》等得有心人方继孝珍藏之,并予点校,终于2006年11月由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影印出版(收陈《甲戌随笔》、《以右旁之声分部计划》、《读〈四裔编年表〉有感》、《刘銮与刘銮塑街》四部手稿,附录陈编订的《杨鲁丞遗著三种》),名之曰《陈独秀先生遗稿》。诚如方继孝所云:“陈独秀先生若在九泉知之,或能稍许得到一丝安慰吧。”

《小学识字教本》如何变成了《文字新诠》

海峡对岸的台湾对陈独秀的著作也曾有禁忌。

陈独秀晚年呕心沥血之作《小学识字教本》,从南京监狱写到江津流寓之地,却并未完成。当时不能出版,退而求其次,油印五十册分赠朋友以防散失。

梁实秋幸得一册且携至台湾,1971年将之影印出版。为避嫌他将作者名与作者“自叙”删去,书名改为《文字新诠》。

《文字新诠》的封面(梁实秋1971年在台湾将《小学识字教本》影印出版,为避嫌将陈独秀的名字和“自叙”删去,并改名为《文字新诠》)

梁氏有序对之充分肯定:

一、用科学方法将中国文字重新分类。

二、对若干文字的解说,采取新的观点。

三、内容简说扼要,易于了解。

梁实秋为《文字新诠》作的新“序”

梁实秋(1903—1987)临终嘱咐女儿梁文薔,在适当的时候将这部重要著作捐给大陆某个著名博物馆。2003年8月,移居美国的梁文薔亲自将其父珍藏的《小学识字教本》油印本和影印本《文字新诠》捐赠中国现代文学馆,了却梁氏遗愿。而《小学识字课本》之原稿据说尚幸存于某名人之后手中。


上一篇:百艺穷通偕世变——陈独秀手迹存毁录(1)
下一篇:认识苏联:陈独秀的最后见解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热门文章:
 · 历史的反思——陈独秀研究剪[89727]
 · 独立高楼风满袖[81542]
 · 立志报国,投身革命[75491]
 · 金粉泪五十六首手迹[74613]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4 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顾问:任建树 沈寂 程继兵 徐晓春 张皖宿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蒋正涛

陈独秀研究 投稿信箱:shanghaipet@qq.com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发文管理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安庆市石化第一中学

皖ICP备11019635号-3 给我留言 捐助网站

| 网站地图 |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 帮助中心 | 图片新闻 |

xml聚合新闻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