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验码:      
  ChenDuxiu.Net 当前在线17
注册、发文请设置浏览器兼容。   
  纪念新文化运动100周年  研究动态  陈研通讯  独秀生平  独秀文章  独秀墓园  故乡人文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研究动态>>研究文章
  共有 5440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陈独秀晚年的社会主义民主思想

  发表日期:2008年6月3日      作者:钱让能     【编辑录入:teng

陈独秀的一生,是执著追求进化、科学、民主、爱国和社会主义的一生。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开拓者、毛泽东思想形成的奠基者、民主与科学的首倡者。他无论是身陷囹圄,与恶魔苦斗,还是坎坷多蹇、一贫如洗,都从未停止为民主而斗争。特别是他晚年深思熟虑后的社会主义民主思想,放射出奇异光彩,曲终奏雅,堪称绝唱。
 
(一)
    民主是社会主义的核心。在陈独秀心目中,没有民主,
就没有社会主义;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没有民主,就没有共产党;破坏民主,社会主义、共产党必然走向反面。不能包容民主的社会主义,不管它如何响亮宣称自己是怎么样的社会主义,那只不过是欺世盗名,假冒伪劣的而已。他拥护前期苏联,痛惜后期苏联。他说:“十月革命是全俄绝大多数人民集合在共产党‘解放劳动者’、‘解放农民’、‘解放小民族’三大旗帜之下成功的。革命胜利后,三样都一一
实现了,并非俄国共产党的空头支票;并且对国外把帝俄时代对被压迫国家的不平等条约宣布废除了。把它在被压迫国家的特殊权利,如租界、领事裁判权等一一宣告放弃了。所以当时全世界劳动人民、全世界被压迫民族,都看着莫斯科是全世界被压迫者的灯塔,是全世界革命运动的总参谋部。”然而,苏俄领导在夺取政权后中途变节,把前期苏联站在世界革命立场,转变成站在俄国民族利益的立场。把以世界革命为中心的政策,转变成以俄国民族利益为中心的政策。更为突出和更加糟糕的是:轻率地把民主制放弃,以独裁代替民主。陈独秀在《给西流的信》中表述:“苏维埃或国会均由政府党指定。开会时只有举手,没有争辩。秘密政治警察可以任意捕人杀人。一国一党不容许别党存在。思想言论出版绝对不自由。绝对不许罢工,罢工即是犯罪等……”(1)他简明扼要叙述民主政治的真实内容是:“法院以外机关无捕人权,无参政权不纳税,非议会通过政府无征税权,政府之反对党有组织言论出版之自由,工人有罢工权,农民有耕种土地权,思想宗教自由等,这都是大众所需要,也是十三世纪以来大众以鲜血斗争七百余年,才得到今天的所谓‘资产阶级的民主政治’,……”在他看来,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也就是说,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接着他又指出:“无产阶级的民主政治,和资产阶级的民主,只是实施的范围广狭不同,并不是在内容上另有一套无产阶级的民主。十月以
来拿无产阶级的民主这一空洞抽象名词做武器,来打毁资产阶级的实际民主,才至有今天的史大林统治的苏联……”(2)“政治上的民主主义和经济上的社会主义,是相成而非相反的东西。民主主义并非和资本主义及资产阶级不可分离的;无产阶级政党若因反对资产阶级及资本主义,遂并民主主义而亦反对之,即令各国所谓无产阶级革命出现了,而没有民主制之消毒素,也只是世界上出现了一些斯大林式的官僚政权,残暴、贪污、虚伪、欺骗、腐化、堕落,决不能创造什么社会主义。”(3)
然而,陈独秀的民主观并未停止在这一个层面上,他非常清晰地认识到:资产阶级民主虽曾在历史上发挥过进步作用,但其局限性也是显而易见的。因此他所追求的,就是以无产阶级最广泛的民主制,取代资产阶级民主制。他说:“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并不是抛弃民主主义,而是扩大民主主义,以无产队阶的民主主义来代替资产阶级民主主义,即是从资产阶级的狭小范围扩大到一切被剥削被压迫的占全国人口大多数的民众,从量改变到质,从议会到苏维埃,并且还要从大多人数人民政治继续扩大到全体人民政治”的目标。(4)
 
(二)
    民主制是专制独裁的天敌。陈独秀一贯对专制独裁疾恶如仇。他认为专制独裁既是中华民族的心腹大患,也是人类之公敌。他深切体验,几千年来,专制主义一直就是中国占统治地位的主流意识形态和政治、经济、社会制度建构的基石,民间微弱的民主思想,常常在专制主义四面围堵和无情打压中趋于沉寂。在中国专制主义似乎具有与时俱迸的旺盛生命力,无论朝代如何更替,专制主义总能通过不断披挂新的现代“政治外衣”而常变常新。秉承专制主义衣钵的方丈在变,而衣钵总是代代相传,不少人在装扮新的专制主义面前,丧失了基本辩别能力,转而为新的专制主义辩护。
    历史充分证明,一旦抛弃和打倒"科学与民主",专制主义就会借尸还魂、泛滥成灾。所以陈独秀晚年义无反顾地、以彻底地历史唯物主义和大无畏的英雄气慨,在斯大林权势如日中天,人们对这位被神化了的庞然大物,不敢有半句不敬之词,而他却不理这一套,只认真理,不畏权势。根据苏俄二十年的经验,特别是后十年的苦经验,深思熟虑六七年,将斯大林现象,像一具尸体标本那样,摆在桌子上进行了无情剖析。独树一帜,形成了他系统的、独创的民主思想。这
是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独一无二的民主观创造性地发展。他认定斯大林现象的核心问题,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民主制问题。他说:“我们应该毫无成见的估计布尔雪维克理论及其领袖之价值,不能一切归罪于史大林。”“如果说史大林的罪恶与无产阶级独裁制无关,即是说,史大林罪恶非由于十
月以来苏联制度之违反民主制之基本内容(这些违反民主制
度都非创自史大林),而是史大林的个人心术特别坏,这完
全是唯心派的见解。史大林的一切罪恶,乃是无级独裁制之逻辑的发展。试问史大林的一切罪恶,那一样不是凭藉着苏联自十月以来秘密的政治警察大权,党外无党,党内无派,不容许思想、出版、罢工、选举之自由,这一大串反民主的
独裁制而发生的呢?若不恢复这些民主制,继史大林而起的
谁也不免是一个专制魔王。”“所以把苏联的一切坏事都归
罪于史大林,而不推源于独裁制之不良,仿佛只要去掉史
大林,苏联样样都是好的,这种迷信个人,轻视制度的偏见,公平的政治家是不应该有的……若不从制度寻出缺点,只是闭起眼睛反对史大林,将永远没有觉悟,一个史大林倒了,会有无数史大林在俄国及别国产生出来。”“在十月革命后的苏联明明是独裁制产生了史大林,而不是有了史大林才产生独裁制。”(5)他进一步指出:“独裁制如一把利刃,今天用之杀别人,明天便会用之杀自己,列宁也曾警觉到‘民
主是官僚制的抗毒素’而未曾采用民主制,如取消秘密政治警察,容许反对派公开存在、思想、出版、罢工、选举自由等,直至独裁这把利刃伤害到自己,才想到党、工会和各级苏俄埃要民主,要选举自由,然而太晚了!”由起先的阶级恐怖,到后来是全面的、全国性的恐怖,专政的矛头直指党、政、军各级各部门,仅苏共十七大选举的139名中央委员中,被逮捕处决的就有98人,占70%以上,1966名党代表,就有1108人被害,不经法庭审讯、调查,就处以死刑。军队
的将领,政府要员,各级各部门领导骨干,以至广大工农兵群众、专家、学者等被无辜杀害的不计其数,血雨腥风,惨绝人寞。
恩格斯有句名言: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性的思维。陈独秀全方位、多视角,重新审视历史,毫不回避涉及到列宁问题,从理性思维中把利刃直插困扰民主发展的中枢神经,其深的眼力,昭示着未来。上个世纪苏联、东欧巨变,中国五十年代的所谓“两把刀子不能丢”导致反右、大跃进、文革灾难性的后果,不得不令人叹服,他的预言,是绝妙的写真。
 
(三)
关于社会民主与党内民主问题。陈独秀在任党的一至五届总书记期间,虽受共产国际专断干预,但他总是把党内民主视为党的生命,且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因此,这一时期,民主最为充分广泛,政治生活最为生动活泼。同时他把社会民主即实现大众民主,作为毕生奋斗的天职。他一方面号召每个党员要做政治民主的自觉战士,在权势面前决不做“随
声附和的奴才”、“看鞭影行止的牛马”、“纯粹的雇用
劳动”等,另一方面他反对“党外无党”、“党内无派”。在他主持中央工作时,为了幼年的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同国民党反动独裁进行了坚决斗争,即使在敌人监狱里,也未曾停止这种斗争,很明显,如果不冲破“党外无党”的禁区,新生的中国共产党永远都是不合法的,国民党的“清共”、“剿共”都变成合法的了。对“党内无派”问题。陈独秀也是极力反对。他历来主张党内应该允许不同意见的争论,认
为这是实行德谟克拉西所必需,如果党内不允许不同意见发表和争论,一有人提出不同意见,就以反对派的名义打击之,这不但助长了党内个人专断和独裁,而且也会丧失政党最基本的生存活力。在大革命失败后,瞿秋白、李立三、王明等人如同接力赛似的一个接一个的“左”上加“左”,给党造成了严重损失。每当左倾盲动主义将要形成之时,陈独秀就敏锐的发觉,并及时善意提出批评和中肯意见与建议,可惜他的观点,不被当权者所采纳。他除了承受大革命失败的打
击,忍受延年、乔年在内的大批革命领导骨干被屠杀的苦痛,但仍以一片丹心,剖白于天下,在被开除出党的前夕,曾连续致信中共中央表示:"如果你们老是固执你们的偏狭,而不顾及党内德谟克拉西的重要性,而畏不同意见如蛇蝎,而企图用中央威权霸蛮的造成你们的意见的一致,对于不同意见,不管他们的内容如何,便简单的用“小资产阶级观念”、“非无产阶级意识”、“观念不正确”如此等类没有内容的抽象名词来排斥他;更或者给他戴上一顶帽子,如“反对派”、
“托洛斯基派”、“某某派”等镇压住他,且以暗示一般有不同意见的同志免开尊口,这便是有意的或无意的阻住了党的进步。(6)在他看来,没有反对党的存在,没有反对派的自由,民主不过是空谈。
    据此笔者认为:执政党除应建立和健全党内民主制,并广泛实行,应把社会民主即国家民主放在头等重要位置之上。因为社会民主天然高于党内民主,不单如此,没有社会民主即国家的民主,能否有党内民主,还得打个问号,从现代政治学理上讲,民主概念是国家政体的事,必须有一整套的社会机制。说什么在某个党团内,不依靠宪法保障就形成民主,那就等于说把党建优于国家宪政,叫滑了大稽;再把
民主说成是党的作风、传统,说成听命于集中指导下的民主,更是无稽之谈,而且也太糟蹋德谟克拉西了。寄希望于党内民主的恢复,认为党建设好了,便可以带动全社会的民主进程,这种舍本求末的天真糊涂,自文革以来,一直弥漫着。许多人对党内民主还充满希望。然而遗憾的是,却——成为泡影。杜牧在 《阿房宫赋》中说:“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党要永葆青春,就得对以往的经验教训既要哀之,又得鉴之。哀什么、鉴什么?中心是党内民主。在历史上除陈独秀、张闻天、胡耀邦主政外,民主往往是受集中支配的。如不改变民主处于从属地位,集中处于支配地位的状况,是不可能有什么党内民主的。所以首要的只能是施行国家的民主。这是人民的期望,时代的呼唤,历史的必然。
 
(四)
    有关民主几个问题的思考。
    (1)民主制是好的,但也不是十全十美的。比如:民主使一些在非民主条件下很简单的事,变得复杂和繁琐,从而增大政治和行政的成本;民主需要协商讨论,常常会使一些本来应当及时做出的决定,变得久拖不决,从而降低行政效率;民主有时还可能破坏法制,导致社会秩序的一时失控,在一定时期内会阻碍社会经济的增长,也还有可能造成国内政治分裂;民主的程序也可能把少数专制独裁者送上政治舞台。所有这些都已经在人类的现实生活中出现过,并且还可能不断再现。然而,从根本上说,这不是民主本身问题,而是政治家或政客的过错。如一些政治家,不顾社会历史条件,不按客观规律,不切实际推行民主,结果适得其反。一些政客则把民主当作其夺取权力的工具,以“民主”的名义,哗众取宠,欺骗人民,在他们那里,民主是名,独裁是实;民主是幌子,权力是实质。
    政治民主是历史潮流,不断走向民主是世界各国的必然趋势。但是推行民主,决不可强制。因为民主最实质意义,就是人民的统治。民主必须尊重人民的意愿,由人民进行选择。任何人任何政治组织都无权以民主的化身自居,在以民主的名义下,强迫人民做什么和不做什么。更为重要的是民主需要启蒙。法治、权威来维护社会正常秩序。同时还需要包括暴力来保护多数民众合法权益和生命财产安全。但是,推行民主的基本手段,不应当是国家的强制。从国内政治层面而言,如果政府用强制手段,让人民接受不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制度,那就是国内政治专制,是国内的暴政;如果一个国家用强制手段,让其他国家的人民接受自己的所谓“民主”制度,那就是国际的政治专制,是国际的暴政。无论是国内专制还是国际专制,都是与民主本质背道而驰的。
    (2)推行民主要根据实际循序渐进。专制主义所以能在中国大地上香火不绝,是中国社会臣民多,而公民少,游离的知识分子多,独立精神的知识分子少。但是,问题总根子在于几千年传承的愚民和顺民教育,国人从孩童初识汉字时起,就被掐灭了自尊自强自主的意识,被要求服从种种强制力。纵观世界各国,凡是国家普遍的道德进步,都是文化传统良性运行的结果。而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是皇权专制主义。一个连领导人都显而易见种种愚蠢和偏执或者虚美有加,或者唯唯诺诺,或者讳莫如深的社会,一个领导人需要社会把他当成几无自省能力的小孩哄骗的国家,怎么能产生出道德高尚、智力活跃的人民!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救治专制主义唯一出路,就得在新形势下进行新的启蒙,要彻底摆脱专制阴影,就必须致力于培育新人。凡是志在启蒙的,就要像陈独秀、像托尔斯泰等那样,躬身写作给大众阅读或者听懂的小册子——学术框架是科学的,问题是社会的,价值是普世的,语言是大众的,这样做,不仅需要学识,更重要的是道德和责任,以及坚持不懈、长期奋斗的革命精神。在中国从集权政治转变到民主政治,只要把握住:不出乱子,不变成一盘散沙,胆子就应大点,步伐就应加快点。但不管如何,特别要做好基础性的工作,从娃娃抓起,中小学要设立公民课,要开展普法宣传,让公民都能清楚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并能身体力行。其次从基层抓起,要有计划地、逐步地、由点到面地把乡(镇)、县(市)、省的官员,由上头任免制,改为由公民选举制;不仅仅基层如此,更重要的是国家最高的管理机构的选举,也得有步骤从间接选举走向直接选举,让各级政府的权力得以有效监督,让人民真正享受民主政治的甜蜜果实。
    3、现代化的标志是民主化,民主主义者必须要以自由为出发点。
    中国近三十年所取得的的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得益于改革开放,得益于经济融入全球化,得益于中国的老百姓。中国的快速发展,中国人未曾料到,许多外国人也未曾料到。充分说明,未来中国,大有希望,现代化并非可望而不可及。另一方面证实,中国老百姓的确是世界上最善良、最纯朴、最听话、最实际、最能发挥创造性,只要措施得当,引导正确,他们在民主化进程中,也同样能大有作为,一定会探索出中国式的民主道路来。在全球化的大趋势中,作为世界最
大的民族汉族、作为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不仅要在经济上继续加速全球化进程,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政治全球化,只要在政治民主化上赶上去,既可避免其他国家的疑虑,又能博得许多国家的尊重和爱戴。如果只有经济全球化,而没有政治全球化,那就残缺不全,同样会遭到其他国家的厌恶和恐惧。更为重要的是,我们梦寐以求的是要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而现代化是世界性的社会历史进程,是传统农业社会和专制制度转化为现代工业和民主制度的综合性过程和目标,包括经济现代化、政治现代化、文化现代化、人的素质现代化等等。社会主义的具体形态,只有顺应现代化,社会主义才能走向成功。
    就民主而言,特别要把它同自由联系起来加以思考。这是因为民主的价值,归根到底是要体现人的价值,所以民主主义者必须要以自由为出发点。自由是人类文明的标志,是人类的共同宿求,是每个人终身追求的理想和目标。在人类认为有价值的各种价值中,自由是最有价值的一种价值,而且是最具有普遍性的价值。共产主义的本质是实现人的自由全面的发展。争取人类的自由解放,是共产主义运动中的一个核心价值部分。一百五十多年前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所宣告的理想社会“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所以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的本质和基本社会形态是一种“自由人”的“联合体”。我相信,《共产党宣言》所宣告的理想社会,我国一定会实现,并为世界造福增光。
 
 
 
注:
(1)《陈独秀著作选》第三卷557页
(2)《陈独秀著作选》第三卷547页
(3)《陈独秀著作选》第三卷560页
(4)《陈独秀语萃》260页
(5)《陈独秀著作选》第三卷554、555、560页
(6)《陈独秀著作选》第三卷554页
 
 
 

 


上一篇:陈独秀与中国社会主义
下一篇:陈独秀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初始

 相关专题:

·2008陈独秀社会主义思想学…

·2008陈独秀社会主义思想学…
 
  热门文章:
 · 历史的反思——陈独秀研究剪[90269]
 · 独立高楼风满袖[81995]
 · 立志报国,投身革命[75969]
 · 金粉泪五十六首手迹[75158]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4 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顾问:任建树 沈寂 程继兵 徐晓春 张皖宿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蒋正涛

陈独秀研究 投稿信箱:shanghaipet@qq.com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发文管理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安庆市石化第一中学

皖ICP备11019635号-3 给我留言 捐助网站

| 网站地图 |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 帮助中心 | 图片新闻 |

xml聚合新闻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