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验码:      
  ChenDuxiu.Net 当前在线16
注册、发文请设置浏览器兼容。   
  纪念新文化运动100周年  研究动态  陈研通讯  独秀生平  独秀文章  独秀墓园  故乡人文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研究动态>>研究文章
  共有 7017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陈独秀长子陈延年的"六个不"

  发表日期:2013年2月26日   出处: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编辑录入:多声

\

陈延年塑像

  陈延年出生在安徽怀宁(今安庆市)。他是陈独秀的长子,与二弟乔年为独秀元配高氏所生,庶母高君曼是高氏之妹,生鹤年松年三四弟。“文革”后,松年来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寻找大哥的足迹,笔者曾带之参观广东区委以及大二巷四号四楼陈延年居室,他唏嘘不已。

  延年1915年入上海法语学校学法语,是震旦大学高材生。1920年赴法国勤工俭学,1922年加入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1923年进莫斯科东方大学。1924年10月到广州,是共青团驻粤特派员,旋任广东区委秘书兼组织部长,周恩来调任黄埔军校后,延年接任广东区委书记。1925年延年参与领导省港大罢工。1927年3月,与谭平山、杨匏安等率代表到武汉出席中共五大,被选为中央委员和政治局侯补委员。不久,任江苏省委书记,是年6月于上海被捕,7月4日英勇牺牲于上海龙华。

  下面是老前辈回忆陈延年任区委书记时的清正廉明,办事敢作敢为的“六不”:

  “一不”:不照相

  作为广东区委书记的陈延年,对复杂的政治环境,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至今为止,我们只发现他的两张相片,其中一张是单人照,这是他的护照中的唯一一张正面照片;第二张是苏联当年派人来穗拍摄省港大罢工记录片,为四位领导人拍照,他们是陈延年、杨匏安、刘尔崧和冯菊坡。

  “二不”:不脱离工农群众

 

  陈延年到广州之初,由区委书记周恩来派团委委员沈厚堏(即沈青)带他到黄包车夫馆,他即与黄包车夫交朋友,

  和车夫一起拉黄包车,了解他们的疾苦;据兵工厂训育员杨广回忆,陈延年任区委书记后,还到兵工厂车间劳动;他还随“四大农头”之一的周其鉴等到广宁、怀集了解农民的被剥削情况。他是一个永远不脱离工农群众的好领导。

  “三不”:不谈恋爱

  陈延年到广州时,已年过二十四岁,正是一个成熟的大男子汉。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女党团员的队伍也逐渐增强,如广东大学、女子师范学校,才女辈出;另当年延年周围的组织部长穆青、区委秘书长赖先声、宣传部长任卓宣等,均有伴侣。但陈延年不为所动,理由是离革命成功尚

  远,有女的追他,他也婉拒。不谈恋爱,成为他的戒律之一。

 

  “四不”:不滥交高朋名人

  为避免在复杂的政治环境中妨碍党的方针政策的制定和实施,陈延年在广州这么多年,尽量避免在大庭广众中出现,即使出现,也是以普通人自居而未引起过世人的注目。数年中,高朋名人中他只交了廖仲恺,说来也是凑巧。

  1925年春的一天,廖仲恺风闻广东区委设在文明路,他想认识一下这位咤叱风云的区委书记,便令小车司机在德政路口停车。他徘徊寻找。突然,他发现一个青年人从文明路75号二楼推着自行车下楼。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便循着楼梯而上,又见一年青人正在吃饭。这位年青人一见廖仲恺,立即起立致敬说:“廖部长,您好!”“你怎么认识我?”“你是一向支持我们工农贫苦大众的名人,怎不认得呢!”“我是区委的交通员罗宝,我哥罗珠也常说您好。你是来找陈延年书记的吗?”廖仲恺急忙说:“是,是是是, 他在吗?”于是,罗宝便带廖仲恺上81号三楼。

  就这样,两颗为工农群众的革命心灵便相通了。可惜的是,数月后,廖仲恺就遇刺身亡,壮烈牺牲了。

  “五不”:不铺张浪费

  铺张浪费是最大犯罪,这句话是1924年12月25日,陈延

  年在广东区委的第一次见面会上说的。那时,区委刚在黄国樑与全国总工会协调下,租得了文明路75号至81号二三楼为党团区委地址,经济来源全靠党团员每月上缴的月费维持, 故一张纸、一支毛笔都是同志们的血汗钱,办公用具十分简陋。陈延年领导下的区委能省就省,每次政治示威大游行所用的横额和标语,都由负责人出钱买红布和纸张,自行解决。

  “六不”:不大饮大食

  民以食为先,食在广州,这是今人的观点。但是,在当年,富人珍馐百味,穷人朝九晚四或朝十晚五。广东区委的伙食每月七元,是每天两餐,朝十晚五,每天都由周七姐按时开饭,月底有剩余,便告同志们定于某时某餐加菜。

  区委的出纳肖学文是1926年春到职的,那年刚满十五岁,是区委秘书长赖玉润的未婚妻。她自己买了南乳花生肉,在晚上九时或中午一时左右,会把花生肉送到办公室给延年、穆青和赖玉润吃。每次,延年举起接花生的双手,用鼻子闻一闻,说一声“好香啊!”象个大男孩一样,乐呵呵地品尝着。学文回忆说:“这就是陈延年的最高享受了,除此之外,他从不大吃大喝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上一篇:鲁迅为何骂陈独秀是《红楼梦》里的焦大?
下一篇:石钟扬:蔡元培、陈独秀、胡适1949年后命运猜想(一)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热门文章:
 · 历史的反思——陈独秀研究剪[90320]
 · 独立高楼风满袖[82040]
 · 立志报国,投身革命[76015]
 · 金粉泪五十六首手迹[75207]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4 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顾问:任建树 沈寂 程继兵 徐晓春 张皖宿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蒋正涛

陈独秀研究 投稿信箱:shanghaipet@qq.com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发文管理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安庆市石化第一中学

皖ICP备11019635号-3 给我留言 捐助网站

| 网站地图 |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 帮助中心 | 图片新闻 |

xml聚合新闻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