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验码:      
  ChenDuxiu.Net 当前在线16
  
  纪念新文化运动100周年  研究动态  陈研通讯  独秀生平  独秀文章  独秀墓园  故乡人文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研究动态>>研究信息
  共有 2833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叶尚志研究陈独秀三十年

  发表日期:2013年10月16日      作者:张爱斌     【编辑录入:多声

 

 (编注:本文发表于2010年)在当今研究陈独秀的国人中,现年91岁的安庆宿松籍离休干部,原上海市委统战部、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现《人才开发》杂志社社长、京、沪、皖、苏陈独秀研究会顾问、中华诗词学会首届理事、世界叶氏联谊总会、上海炎黄文化研究会特邀顾问叶尚志先生,可称得上研究成果累累,誉满大江南北的人物了。叶老对一代伟人陈独秀从“文革”末期“牛棚”见到陈诗《金粉泪》开始注意研究,30多年来孜孜不倦地潜心研究着,全国各地只要召开“陈研会”,他几乎每会必到,每到一面学习研究,一面发表高论。这位白发老翁,因为重听,到会总戴上助听器,也因此他的音贝较高,讲到激动处霍然站起来,伴以手势,越显得慷慨激昂,然后是听众席上爆发的雷鸣般的掌声。两相呼应,自然形成了“陈研会”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叶老除参加数十次“陈研会”作专题口头发言外,还先后撰写的陈研文章有:《千秋功过如何评说》、《返璞归真以史为鉴》、《迟到的百年祭——纪念著名先烈陈延年兼述他的一家》、《陈独秀研究孔窥》、《陈独秀历史评价争议》、《关于陈独秀研究工作的几点浅见》、《陈独秀与小学识字教本》、《陈诗漫话》、《为一位旷世奇才、历史伟人浩叹——略论陈独秀先生的精神品格》等,近20篇大块论文分别发表在《陈独秀研究动态》、《炎黄春秋》、《新民晚报》等全国极大影响的大型报刊上,被人们誉为中国当代研究陈独秀最权威人士之一。

研究文化,肯定陈是新文化旗手

生于1919年的叶尚志与“五四”同龄,1937年北上山西抗日前线参加了八路军,后在“抗大”当学员、教员。那时对陈独秀虽有耳闻,但知道的都是他犯错误,被清除出党的一面。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因受“文革”冲击,在蹲“牛棚”时,看到由故乡安庆以油印转抄流传的陈独秀在南京监狱写的《金粉泪》数首诗,这是他生平第一次看到陈独秀的诗作,顿使他耳目一新,爱不释手。不久,安庆图书馆馆长君又给他寄来内部传阅的《金粉泪》56首。这56首诗最初是陈的挚友汪孟邹在探监时夹带出来的。后由一位人士冒着风险躲过“文革”,赠给上海党的一大纪念馆封存。在当时面对冤假错案成堆、拨乱反正的大背景之下,不禁使叶尚志立即产生了一个疑问:在南京监狱中写出这么多首爱憎分明的好诗的人,怎么是反革命、是坏人、是罪人呢?他带着这个问题反复阅读这56首诗。从诗中所表达的对历史的深沉回顾,对当局的倒行逆施无情的鞭斥,对一腔热血、壮志凌云不减当年的宣泄,对世事的高瞻洞察,对人际的爱憎分明,率性而作,掌帮丰富,词锋犀利,信笔拈来,他觉得全诗均成绝唱。56首诗以“放弃燕云战马豪,胡儿醉梦倚天骄。此身犹未成衰骨,梦里寒霜夜渡辽”起笔;以“自来亡国多妖孽,一世兴衰过眠明。幸有艰难能炼骨,依然白发老书生”收尾,更增加了作者久历沧桑,民族历史不幸的历史沉重感,使他吹嘘不已,韵味无穷。

后来,叶尚志又进一步拜读了任建树、靳树鹏、李岳山编注的《陈独秀诗集》,诗集收录了陈独秀从1903年盛年哭友,到1942年临终前赠友诗共一百余首。寥寥数句:“贯休入蜀唯瓶钵,卧病山中生事微。岁暮家家足豚鸭,老馋独羡武荣碑”。生动地表达了一位奋斗一生、艰难曲折、贫病交加、临终怆凉的元老,不甘枯寂,不顾饿病,面对垂危,仍然追求文化精神营养的至高至纯思想境界,顿时使他怆然涕下,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接着,他从研究文化入手,认真阅读了《陈独秀著作选》(三卷本,任建树等编著)及许多有关陈独秀的文章,使他从第一手材料中更多地了解到陈独秀,越来越感到历史造成的误解太多、太深,不能令人相信。他觉得陈独秀在文化方面最大的贡献是摒弃八股文,倡导白话文,他先后创办的《安徽俗话报》、《新青年》等报刊在全国影响极大,他发起的“五四”运动,更是掀开了历史新的一页。于是,他大声疾呼陈独秀不是反革命,更不是历史罪人,他是五四运动的总司令,是新文化的旗手。后来,他在《陈独秀研究孔窥》一文中说:“陈独秀先生一生以推动新文化启蒙运动为职志,他慧眼识珠,感情锐敏,思虑深远,对祖国文学研究情有独钟。”经过多年的研究,他作为一位激进的反清革命家,早在清末风云激荡的1910年,在《国粹学报》上,连续发表了《说文引申义考》。1913年在政治纷乱的情况下,陈独秀撰写了直到1925年才出版的《字义类例》著作。1932年在上海被捕解至南京坐狱的五年中,把监狱当作研究室,依然继续执着地研究,尤其是钟爱他所关心的文字学。于1937年出狱之前,又发表了《实庵字说》、《荀子韵表及考释》。出狱后于1940年在国难当头,年老多病,贫困度日,衣食不周的艰难情况下,仍然研究不倦,写成《小学识字教本》一书。“他的现代文化觉醒和政治上的觉醒,在同时代中华优秀儿女中属于最早期、最超前、最先进的一流;作为新文化的旗手,实在是当之无愧,他被公认为五四运动的总司令和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是众望所归。”

研究政治,强调陈是有大功的伟人

叶尚志在研究陈独秀文化方面的同时,也注重对其政治方面的研究。首先,他仔细翻阅了任建树著《陈独秀大传》,以及早期《陈独秀著作选》和苏联解体后国际档案公开后有关史料等共达上千万文字,从中了解到不少真相,似乎也就引导他入门找到对陈独秀造成误解的根本原因。经过反复考证研究,他认为陈独秀不论从文化思想、理论见识、政治实践、人品风格等等方面确实是一位罕见的了不起的正面人物、伟大人物。最后只剩下陈独秀有没有错误这个问题。从陈的漫长历史看,错误当然有,但错误产生的条件、性质和影响怎样,是很值得研究的。他在《陈诗漫话》一文中说:“我思考的结果是,应该扫去历史的灰尘和污垢,还陈独秀这位历史人物的本来面目,返璞归真。陈独秀不仅是我国新旧势力大搏斗、关系着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历史巨大变改时期揭橥新文化启蒙运动旗帜,宣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思想,缔造中国共产党,开创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的伟大人物而且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来悠久的优良传统的一位杰出体现者,是东方被压迫民族解放运动和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伟人之一。”

198610月,叶尚志因公赴皖,途经安庆,车过陈独秀墓地时,驻足瞻仰,墓地萧然,由感而发,即兴作诗《过陈独秀墓》一首:“龙山皖水一奇才,叱咤风云棘路开。北国论坛先命笔,南湖画舫继登台。文章呐喊通三昧,旗帜飘扬动九垓。墓地萧然悲世杰,浮沉岐隅亦堪哀。”此后不久便投书给省市有关部门,积极建议修建陈独秀墓园,恢复故居。后来,省和国家文物局拨款,抢修陈独秀之墓以及陈独秀墓园的兴建,并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都与叶老的努力分不开的。

198944,叶尚志专程来到安庆,登门拜访了陈独秀的三子、陈延年、陈乔年烈士之弟陈松年,并当场作诗一首:“皖水龙山出俊豪,陈门两代逞天骄。长兄慷慨油汤赴,大弟从容烈火蹈。昆仲成仁己论定,乃翁评价待推敲。松年一曲艰辛史,闻者谁人不泪抛?”

1996106,叶老再次赴安庆参观陈独秀生平陈列馆后,又作诗一首:“盘古开天抡斧斤,斯人劈地率先行。英雄岂止评成败,创世光芒后愈明。千载孤松经寂寞,百年俊杰葆其真。公虽有失操持在,铁骨铮铮铸史铭。君不见,巢由洗耳隐山林,庄老深沉著道经。张良进退嵇康节,先哲超凡岂务名?荣辱捧诬尘与土,中华不朽是精神。桂冠多少光环灭,万世流芳有几人?”(见《叶尚志诗集》增订本)。

1997524,叶尚志在《全国第四届陈独秀学术研讨会》开幕式上作了长篇讲话,他说陈独秀是中共党史和现代史上非常突出的人物。陈独秀问题之复杂、尖锐和重大,在中国历史上是少有的。但在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指导下,我们有幸打破禁区,重新认识这个问题,这是有非常重大意义的转折。自那时以来,陈独秀研究取得了许多成果,使一些重大的是非问题搞出了眉目,但还不够,要继续探讨。在党内斗争中,他被除名,也要从历史角度看,好好研究。“汉奸”问题是王明、康生搞的,完全是诬蔑不实之词。自然,在革命过程中,他也犯过这样那样的错误,但是谁不犯错误呢?包括斯大林、毛泽东在内,他们是人,不是神。

20011010,他在《陈独秀研究孔窥》一文中说:“陈独秀一生命运的转折是以大革命失败为分水岭,从巅峰一下子跌入低谷……大革命失败的原因,除历史的客观规律和条件制约以及蒋汪叛变、敌人镇压之外,按己公布的历史资料,公平地来说,革命阵营内部主观上的责任,首要的是共产国际,其次才是中共;中共主要责任当然是中央领导,除总书记陈独秀外,党的五大前后都有政治局、常委会,面对危局正如瞿秋白在《中国革命与共产党》中回忆:‘当时一个个都是动摇无主的,分歧很多,难于统一。陈独秀在会上又两次提出要退出国民党,会上沉默,无人响应,也无人再提出什么建议’。在此情况下,纵有天大的本领也无力回天。所以当时也不止是他一个人负责,党的领导集体也有责任。1928年在党的六大上瞿秋白和王若飞就持这一看法。”叶老在这篇文章中还强调指出:“我认为,切不可把陈独秀现象看得太简单。他的情况有其复杂性,他有大功,也有过错,但毕竟功大于过……是一位改变中国历史发展方向的历史伟人……”

叶尚志这篇文稿面世三个月后,上海图书馆《百年潮》同年第9期刊出郑惠所作《胡耀邦17年前谈要正确评陈独秀》一文。文章说:当时(19841123)中央书记处专门开会讨论了陈独秀问题。时任总书记的胡耀邦同志指示,要“澄清过去的历史是非,使这个党的重要历史人物得以恢复其本来面目。”文章又说:“胡耀邦在会上说,对陈独秀复杂的一生应当根据详尽确实的材料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得出正确的结论。过去很长时间对陈予以全盘否定是不公正的。陈在本世纪的最初二十几年中为中国建立了很大的功劳,后来犯了错误,但也不能将大革命的失败完全归咎于陈……”当时首次披露的胡耀邦对陈独秀的评价,正好与叶尚志在《陈独秀研究孔窥》一文中的观点不谋而合。可见叶老对陈独秀政治方面的研究是下了一番工夫的。而且颇有远见。

叶老还认为,我们可以对陈独秀的文化方面和政治方面分开研究,各有侧重;但是文化与政治的区分是相对的,两者之间常常互相交叉和渗透,具有内在的辩证关系,并没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研究人格,赞誉高尚人格魅力

在研究陈独秀的漫长岁月中,叶尚志对陈独秀的人格进行多侧面的研究和考证,最后得出结论:陈独秀是一位具有人格魅力的伟人。他在1997524日举行的全国第四届陈独秀学术研究会上说:“他当中央总书记,六年中开了五次大会,在中央许多会上大家纷争不少,但都可畅所欲言,他并未整一个人。这在历史上是少有的。”他在建党80周年安徽召开陈独秀与建党学术研讨会上深情地说:“陈独秀为了事业毁家纾难,奉献爱子。牺牲一切,在所不惜,面对一生危难,诋毁和杀头的威胁,力拒国民党给以劳工部长和巨额赠款的利诱,宁可病死、饿死,不吃嗟来之食,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绝不崇洋媚势,大义凛然,骨头最硬;好学不倦,勤学多思,自强不息;乃至嗣母丧亡,年老披麻带孝,哀泣莫名。这些儒家正面优良的人格道德规范,不都渗透到他的心灵深处和日常行为中吗?……”

叶老在2002126的《陈独秀诗存》代序中说:“我最欣赏的是陈独秀先生在监狱中当场书赠刘海粟大师的‘行无愧忏心常坦,身处艰难气若虹’,和赠商一先生,‘奔蛇走虺势入座,骤雨旋风声满堂’两联。这两联不仅书法的笔画、线条、结体、章法极具作者固有的率真豪迈个性,也充分表现他的书法蕴涵着中华悠久文化传统功力。更可贵的是,书法对联所表达的丰富深厚的内涵意蕴。赠刘海粟大师聊聊十四字,看似平常易懂,实则概括了作者一生的峥嵘、坎坷、壮志凌云,正气浩然、不改本色的英雄气概,表达得非常贴切,实在令人钦敬、叫绝。……1980年冬夜我到他刚刚落实政策的宅寓相叙,他把一些珍藏书画展示欣赏,对这副对联爱不释手,说再贵重的物件与之无法相比,是无价之宝。他连声说‘陈独秀人格伟大,太不平凡了’。海翁100岁华诞期间,首次展出此联,引起轰动。我带陈独秀先生孙女陈长璞到衡山饭店寓所看望海老,相谈之中一老一少相对而泣,海老连声又说:‘你的祖父人格太伟大了。’在座的海老夫人夏伊乔女士和女儿刘蟾以及我无不动容,潸然泪下。一位久历沧桑无党无派的百岁文化大师有这种见地和深情,说明什么呢?可见陈独秀先生的人格魅力辐射之强度,穿透历史,超越时空,不分党派,深入社会,植根人心。我见到这副对联之后,常常意摩展览和赠友,不仅是对书法的挚爱,更是敬佩作者的高尚品格和至高的精神境界。”

叶老于200213发表于《新民晚报》的《为陈独秀先生一生集句》诗中说:

陈却文章无嗜好,依然白发老书生。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新。

敢教风云逐雷电,一身承受大山倾。

峥嵘毁誉难评说,创世光芒久愈明。

2003525,叶尚志在《略论陈独秀先生的精神和品格》一文中深情地说:“我对陈独秀先生一生的最重要感悟是:他是一位精神和品格杰出、奇特,舍生忘死、探求真理、遭遇特殊、峥嵘坎坷,令人叹息的旷世奇才和历史伟人!”

叶老早年从安庆走向延安,从延安走向华北敌后战场,历任数县县委书记兼政委多年;建国后转业由北京到上海,先后任司局长和统战部、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等职,历经沧桑多经磨难。如今,虽早已离休,年事已高,又担任多种社会职务,但对陈独秀研究仍一往情深。在南京和安庆(怀宁)陈研会上,写有《陈独秀与南京》和《陈独秀从〈新青年〉到党的创始人》等论文,见于报端。叶老20085月又亲临安庆参加陈独秀研究会,他申言,“生命不息,陈研不止”,为弘扬一代伟人陈独秀的爱国精神和高尚品质,继续奉献心力。

(作者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庆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共安庆市委台湾工作办公室原书记、副主任、《海峡之声》广播电台特约记者)


上一篇:张恨水抗战前后四谈陈独秀
下一篇:陈独秀为何能连任中共五届最高领导?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热门文章:
 · 历史的反思——陈独秀研究剪[88850]
 · 独立高楼风满袖[80895]
 · 立志报国,投身革命[74820]
 · 金粉泪五十六首手迹[73950]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4 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顾问:任建树 沈寂 程继兵 徐晓春 张皖宿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蒋正涛

陈独秀研究 投稿信箱:shanghaipet@qq.com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发文管理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安庆市石化第一中学

皖ICP备11019635号-3 给我留言 捐助网站

| 网站地图 |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 帮助中心 | 图片新闻 |

xml聚合新闻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