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验码:      
  ChenDuxiu.Net 当前在线129
  
  纪念新文化运动100周年  研究动态  陈研通讯  独秀生平  独秀文章  独秀墓园  故乡人文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研究动态>>研究信息
  共有 1018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江津县县长拜访陈独秀,竟牵出惊天内幕!

  发表日期:2016年12月14日   出处:江津网    作者:罗学蓬     【编辑录入:多声

《陈独秀谈成都市长被杀内幕》

罗学蓬 文

1940年9月上旬,罗宗文从永川调任江津县县长。依照那时的惯例,到任之初须得对当地有代表性人物,作一次礼节性的拜访。

凌铁庵、高语罕、欧阳竞吾、陈独秀处,自然都得去。

罗宗文先拜望了住在城里的凌铁庵、欧阳大师、高语罕,然后再抽了半天时间,叫上个跟随提了些礼物——知道陈独秀抽烟,罗宗文还特意准备了两条美国进口的骆驼牌香烟,坐上黄包车去西门外桔林中的康庄,拜望陈独秀。

                                                           笔者在陈独秀驾鹤西去的石墙院,向远方来的朋友们客串一把解说员

两辆黄包车拉着身着中山装的江津新任县长罗宗文和一名随员,来到康庄院门前停下。

两人步上石阶,随员将院门前齐胸高用来拦鸡鸭的竹折子移开,二人进入院内。

潘兰珍闻声出屋:“你们……找谁?”

罗宗文客气地:“你是陈太太吧,我是刚上任的江津县长罗宗文,特地前来拜望陈独秀老先生。”

潘兰珍热情地:“哦……屋里请,屋里请。”遂将罗宗文与随员带至陈独秀书房。

潘兰珍说:“老先生,刚上任的罗县长来拜望你了。”

陈独秀从藤椅上移过身子:“新县长啊,请坐,请坐。”

随员将两条香烟和一大袋水果放在桌上。

罗宗文说:“听高语罕、欧阳先生说你喜欢抽烟,我特地给你带了两条美国进口的骆驼牌香烟来。”

陈独秀说:“客气了,客气了。”

潘兰珍给客人奉上茶水。

罗宗文道:“陈先生是前辈了,前些年间便当过安徽省都督府的秘书长,具有丰富的从政经验。宗文新来乍到,对县情全然不了解,我今天特地前来,就治理县政诸事,向先生请益,还请先生畅所欲言,不吝指教。”

陈独秀想了想,慢吞吞道:“指教不敢,不过,我毕竟已在江津住了3年多,那日小十字乱民由抢米发展到哄抢大小商店时,恰巧我也在场亲眼目睹。你的前任黄鹏基因警方弹压,造成乱民3死数伤,被上层撤职查办。近日合川又发生抢米风潮,据说死伤者远比江津为剧。你现在出掌江津县政,依老夫看来,让百姓有饭吃,自应成为当务之急,而眼下这又是桩极难办到的事,尚不知罗县长,有何良策啊?”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罗宗文谨慎回道:“陈先生所言极是,粮食问题目前已是关系到前方决胜、后方安定的头等大事。民国二十八年之前,大后方由于二十六、二十七连续两年粮食丰收,粮价相对比较稳定。但从二十八年年底开始,由于战区扩大、军队集中,沦陷区和战区难民迁入后方者甚多,后方人口急剧增加,粮食需求激增,粮价迅速上涨。二十六年上半年重庆米价每市斗为1块3毛2分,到三十年6月就涨至每市斗41块8毛7分,增长31倍之剧。而国统区军队已扩大到400万左右,加上内迁人口5000余万,粮食供应成为政府的第一要务,仅前方年需军粮就达7500万石。而政府手上能掌握的粮食,尚不足半数。于是引起粮价暴涨,不少城市,相继发生抢米风潮。而省府却迭发严令,要各县把粮食,压在一个限价上,不准自由涨价……”

“硬压也不是办法,因米贵大半系人之所为。”

“当然,除了把粮价压下来,对囤积谋利者,也要严厉惩处。自古道,无粮则乱嘛。看来,这次上面也是狠下决心了……哦,陈先生,你一定看了几天前报上登的杨全宇被杀之事,堂堂成都市长,就为了私买300石小麦,把脑壳都出脱了。大家都懂得乱世用重典这个道理嘛,这下,也算他撞到枪口上了。”

陈独秀微微一笑:“杨全宇被杀,恐怕不仅仅是为了那300石小麦的缘故吧?按政府颁布的煌煌明令,‘囤积主粮1000石以上者枪决’,他离这规定的数目相差还很远,何况小麦在你们四川又算不得主粮……”

罗宗文分明从这话里听出点意思来,不禁大感兴趣问道:“以先生的意思,杨全宇被杀,是另有隐情罗?”

“非但有隐情,这段隐情,还颇为曲折哩。”

“先生虽久居江津一隅,高层朋友学生众多,自是耳聪目明,能否给我讲讲其中隐情?”

陈独秀经不住恭维,兴致勃勃说下去:“杨全宇虽是成都市长,可在他头上压着的,还有一个贺国光。四川省政府主席名义上由蒋介石自兼,实际上一应府务,均由政府秘书长贺国光代行。贺为了大发国难财,在成都设立了一个平价米销售处,派他的亲侄子贺本轩任处长。该处打的是成都市的招牌,却直属省政府,由贺国光直接管辖,任何人也不得染指,实际上成了贺氏叔侄,公开的贪污机构。”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党国大员如此大发国难财,实在是可恨可叹呐!”

“贺本轩仗着后台硬,行事更是无法无天,往平价米中掺入泥沙杂物不算,且克扣销售额,售出时又短少秤斤,更以贱价,大肆强收民间食米。于是民怨沸腾,到处呈控。但因该处招牌上冠有成都市字样,群众误以为是市政府搞的,因而散发多种传单,并满街张贴大标语,集中攻击杨全宇。杨在铺天盖地的一片怒骂声中,沉不住气,也派人上街散发传单,把该处不属成都市,他根本无权过问的内幕,公开了出来,将群众一团怒火,引到了贺国光身上。贺大怒,把杨全宇叫去骂一通,谓杨此举是公开唆使四川人反对省政府,是代表地方势力反对中央;反省政府,就是直接反对蒋委员长;并恶言威胁杨:‘我看你是当市长当腻了!’到底是贺国光神通广大,今年初春,杨全宇就被免去了成都市长的职务。”

“官高一级压死人,更何况天下人都知道贺又是蒋委员长的心腹爱将。杨全宇一肚子委屈,想必终不敢当面为自己声辩一句。”

“但贺国光仍不解恨,得知属下有一个叫陈子淦的人,与杨全宇是西充同乡,又一起赴德留过学。便将其召来,以利诱之,以势迫之,要他常去杨家以安慰为名,探查杨全宇的行动,以图抓住杨违法乱纪以权谋私的证据。陈子淦卖友求荣,果真不辱使命,就在杨全宇被卸市长约两月,陈在杨家偷到了一封合川大川银行经理给杨的信件。信中说巳代杨购买了300石小麦。陈子淦将信交给贺国光邀功,贺大喜过望,立即派人将杨全宇逮捕,并火速押往重庆交侍从室处理。老蒋看完报告,立即批示执法总监部,予以枪决。”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都说窦峨冤,世人却不知堂堂成都市的杨市长,冤情也不输窦娥啊!”

“总监部部长何成睿阅案后却拒绝办理。何认为政府刚刚颁布了严禁囤积居奇的明令,规定‘囤积主粮1000石以上者枪决’,而杨全宇购买的小麦在四川不算主粮,数量又与1000石相差甚远,按法不够枪决条件。侍从室赓即又派人来传达老蒋意见,强调杨是高级官吏,应予加重处理。何仍认为不妥,谓杨购买小麦时被解职巳近50日,并非现任官员。于是,侍从室官员严厉质问:‘你一再推诿不办,是不是反对委员长枪毙杨全宇?’何成睿答:‘枪毙不枪毙,我无意见,但不能由我执法总监部宣布罪状。因为既然名为执法,面子上就不应当与自己所订的法不相应。委员长一定要枪毙杨全宇,就不要难为我了,由侍从室出布告吧。’所以这次杀杨全宇的布告,是由侍从室出的。”

罗宗文连连摇头:“杨全宇被杀,全川百姓拍手称快,也提振了委员长的威望,可谁晓得这背后竟然藏着这样多的离奇故事。”

陈独秀说:“杨被杀,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正好撞到了枪口上。老蒋提倡新生活运动,整肃贪污腐败之风开始后,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的现像仍越演越烈,利用职权大发国难财的官员大有人在,正想杀只鸡给猴子看哩,于是乎就撸上了他杨全宇。”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罗宗文听完这段秘闻,谦恭说道:“陈先生,我刚刚接任,对江津的情况不太了解,还没有制定出平抑粮价的具体措施。”

陈独秀说:“省府迭发严令,你作为下属自不敢违。不过,我劝你还是要尽力灵活变通,因地制宜才行。与其让一些人顿顿吃干的,一些人活活饿死,不如大家都喝稀的。倘不如此,我看要不了多久,你恐怕也会步黄鹏基的后尘而去。”

因系礼节性拜访,罗宗文不便多耽误陈独秀的时间,便起身给陈独秀深深鞠了一躬:“先生教诲,宗文一定牢记在心。”

陈独秀说:“罗县长言重了,言重了。我是坐而论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你呢,则是在其位谋其政,用四川人的话说,这砣火舌子可是落到你脚背上的,有多烫?只有你这县太爷本人才知道。”

未几,因敌机威胁日烈,县政府也疏散到大西门外的鲤鱼石民房里办公,此处在长江边上,离康庄很近,陈独秀听说县政府迁到了这里,便步行前去回访了罗宗文。

陈独秀到罗宗文办分室里一坐下,点上罗宗文敬上的一支烟卷刚抽了两口就大声说:“罗县长,你看过今天的《大公报》了吗?孙哲生又在乱放大炮了,他主张粮食公卖是行不通的。”

报纸罗宗文刚刚看过。立法院院长孙科在总理纪念周上作了一个《抗战时期的经济政策》报告,其中专门谈到了粮食公卖的问题。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陈独秀接着说:“中国有中国的国情,一不比苏联,有集体农庄;二不比美国,有大农场,而且都是机器耕作,生产规模大,办起来方便。我们中国的农民很分散,生产规模又极小,每年收获以后,家家户户自己把粮食保存起来,连坛坛罐罐都是储粮的工具,遇到需要钱的时候,就拿出一部份,自己想办法加工成米,或者舂,或者碾。然后肩挑背负,运到附近的城镇乡场去卖,买回他们所需要的油盐和其它日用必须品。也就是说,中国农民的家,既是仓库,又是加工厂,他们既是仓库保管员,又是加工工人,又是运输工人,又是销售商人,是十分方便的。如果政府实行公买公卖,全部都由国家来包办,既要修仓库,又要建加工厂,还要组织运输,设立销售网,要花多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哪里是容易办到的事啊!”

陈独秀口若悬河,而罗宗文只有洗耳恭听的份。而且,他也觉得陈独秀的这番议论是有道理的。

作家罗学蓬简介

罗学蓬,男,汉族,1952年生。曾于四川作协巴金文学院就读3年,从八十年代初便活跃于中国文坛,已有八百余万字文学作品问世。

2007年由重庆出版集团推出80万字长篇历史小说《中国远征军》(上下卷)已加印七版。

中篇小说《大河风》获“四川省文学奖”,1989年中篇小说集《大河风情》获“重庆市建国40周年文学奖”。

任重庆市政协委员11年,也曾担任过江津区作协主席、名誉主席。


上一篇:陈独秀向鲁迅“催稿”信笺展出,他是鲁迅的文学引路人
下一篇:世上有无《忆君曼》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热门文章:
 · 历史的反思——陈独秀研究剪[87250]
 · 独立高楼风满袖[79138]
 · 立志报国,投身革命[73352]
 · 金粉泪五十六首手迹[72438]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4 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顾问:任建树 沈寂 程继兵 徐晓春 张皖宿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万多胜 陆发春 蒋正涛

陈独秀研究 投稿信箱:brights888@hotmail.com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发文管理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安徽巨源建设集团公司

皖ICP备11019635号-3 给我留言 捐助网站

| 网站地图 |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 帮助中心 | 图片新闻 |

xml聚合新闻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