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验码:      
  ChenDuxiu.Net 当前在线17
  
  纪念新文化运动100周年  研究动态  陈研通讯  独秀生平  独秀文章  独秀墓园  故乡人文 
  
      栏目导航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评论: 陈独秀——一个徘徊在苍茫大地上的幽灵
陈独秀——一个徘徊在苍茫大地上的幽灵原文

    共 1 条,第 1/1 页,每页 10 条
(以下留言仅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发表人:jjhhode1a

IP:117.86.214.199

  发表人邮件:prm513@mx8168.net   发表时间:2011-5-16 14:57:30
    

门前那株栀子树开花了,青翠的绿叶间,洁白的栀子花盈盈地绽放着,散发着馥郁醇厚的芳香。这株栀子树是母亲去年栽下的。记得弟弟问母亲:“这株栀子树只有这么大,什么时候能开花呀?”母亲枯瘦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不用急,到了明年就会开花了。”这株栀子树今年果然开花了,但母亲却看不见了,她带着无限的眷念,离我们远去了。
??  父亲常常一个人坐在门前,静静地守候着这株栀子树。他与母亲相濡以沫地生活了二十多年,如今***趋苍老,母亲却遽然离开,真令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性子倔强,沉默寡语,本是一个极有主见的人,现在他却有些茫然,有时面对身边的琐事竟不知如何应付,每次有什么事,总是把我叫来,让我拿主意。望着父亲佝偻的身影,微微斑白的头发以及他略带痴呆的神情,我心中一片酸楚。
??  一个多月以前,栀子树还没有开花的时候,父亲因为腰椎间盘突出,进医院动了一次手术。手术后一个星期,父亲躺在病床上,不能下地走动。我和弟弟轮流照顾他。每次谁从家里来医院,父亲总是要问,栀子树开花了没有?我们摇摇头,父亲黑瘦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口中喃喃念着,怎么还没有开花呢?一边又嘱咐我们要记得给栀子树浇水。两个星期后,栀子树终于开花了,开始只有一两朵,且花极小,洁白的花瓣微微开启着,好像一个美丽的小姑娘,带着一些羞涩的表情。父亲听说了,显得十分高兴,直说要回家看看。这时他伤口已经慢慢愈合了,也能下地行走了,不过我和弟弟希望他在医院再住一段时间,多观察一下。父亲却生气了,执意要出院。
??  出院那天,父亲非常高兴,精神也十分好,一回到家,他便马上来到那株栀子树前,喜孜孜地看着盛开的栀子花,那神情极像一个小孩。我不知道父亲是单纯的喜欢栀子花,还是因为母亲的缘故,自从母亲去世后,我们都极少提及母亲。因为每次提到母亲,只会让我们三个人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记得有一次无意中说到母亲的病,父亲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着,声音颤抖地对我和弟弟说,我……我对不起你们的妈妈,她病了那么多年,我没有照顾好她,我真是该死呀。父亲的话好像一根根钢针,猛地刺入我们的心里,我们三个人一起哭了起来。
??  父亲身体本就不太好,现在刚刚出院,更显孱弱。我和弟弟总是说一些让父亲高兴的事。母亲去世后,我和弟弟似乎陡然间懂得了许多以前不懂的东西。我们明白,只有父母对自己的***,是天底下最真挚和无私的感情。
??  我请了一个长假,在家里陪伴父亲。门前的栀子花依旧烂漫地开着,散发着诱人的芬芳。在我上班去的时候,我问父亲,我可以折一些栀子花带去吗?我在一个偏僻的乡下工作,我需要这静静的花香伴我渡过孤寂的光阴。父亲同意了,亲自为我折了几枝栀子花。
??  来到乡下后,我找来一个矿泉水瓶子,到河里灌了水,把花插了起来。过了一段时间,花瓣有些黄了,但芳香依然充盈了整个狭小的房间。那一刻,我心中温暖而又黯然。

共 1 条,第 1/1 页,每页 10 条 [1]


*用 户 名:  匿名:
*电子邮件:
*验证码:
*评论内容:
                 

Copyright © 2004 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顾问:任建树 沈寂 程继兵 徐晓春 张皖宿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蒋正涛

陈独秀研究 投稿信箱:shanghaipet@qq.com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发文管理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安庆市石化第一中学

皖ICP备11019635号-3 给我留言 捐助网站

| 网站地图 |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 帮助中心 | 图片新闻 |

xml聚合新闻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